页面载入中...

  近些年来,各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受理的错误执行赔偿案件中,大部分赔偿申请因执行程序尚未终结而被驳回。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吴兆祥介绍,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因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得不够具体,另一方面也存在司法实务部门理解有所偏颇、适用不够精准的问题。

  “实践中,民事案件的执行程序确实尚未终结,有的“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但事实上确实存在明显的执行错误,被执行人又长期没有清偿能力、也几乎不可能再有清偿能力。”吴兆祥表示,这些案件既执行不了,又难以进入国家赔偿程序,留下“执行难”“赔偿难”的负面印象,影响了司法公正高效权威的形象,必须坚决予以纠正。

  他指出,丹东益阳投资有限公司申请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错误执行国家赔偿案,总结的裁判规则明确,人民法院执行行为确有错误造成申请执行人损害,被执行人无清偿能力且不可能再有清偿能力的,执行程序是否终结,不影响申请执行人依法申请国家赔偿。本案基本案情虽然并不太复杂,但是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七十多年人生历程,冯骥才经历了不同时代。他说,“我是一个跟时代共命运的人,跟共和国共命运的人。所以我这一代人天生地、注定地关切时代、关切民族、关切土地、关切社会。我们就是有太多的责任感,我们无法逃避,我们也不能逃避,我们也没想到逃避。我们不可能成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正是有了亲历者的责任感,冯骥才把自己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个案写出来记录下历史,思考生活,认识时代,然后面对未来。“我觉得一个作家,哪怕写一句话欺骗你的读者,你是违心的,历史将来会瞧不起你。我必须要用我真实的东西来写这样的一本书。”冯骥才这样表达心声。(完)

admin
卡塔尔亲王北京故宫“晾”宝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